拜登中東之行:石油及伊朗問題暴露美國國力局限



流量密碼 提供 科技娛樂流行穿搭影劇遊戲電競開箱資訊正妹網紅女神 等各類新聞資訊等,發燒話題永不退流行,讓您第一手快速掌握,快速更新文章及最新消息的發布就是我們的宗旨,只要隨時關注流量密碼資訊就是掌握 流量密碼

流量密碼推播群,掌握第一手資訊

拜登中東之行:石油及伊朗問題如何暴露美國國力局限

  • 傑瑞米·博文(Jeremy Bowen)
  • BBC中東事務總編輯
2022年7月,拜登與以色列總理見面。

圖像來源,Reuters

2022年7月,拜登與以色列總理見面。

對美國總統拜登來說,他或許寧願不在本周或任何一周去訪問中東,他手邊要處理的工作太多。拜登在美國國會中的民主黨同事似乎要在今年11月的中期選舉後,面對沮喪的選舉結果。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引發了自冷戰以來全球最大核武國之間最嚴重的對壘。當然還有中國正積極地觀察美國衰落的跡象,因為它正持續往超級強國的路上邁進。

更麻煩的是,拜登總統過去在中東的訪問顯示了美國國力的局限性:身為奧巴馬總統的副手時,他曾訪問耶路撒冷,並呼籲凍結以色列在被佔領土上為猶太人修建定居點的項目。當時,他被以色列前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羞辱,即便這些新的定居項目是違反國際法的。

拜登訪這次問以色列,並會在巴勒斯坦待上幾個小時,然後將前往沙特阿拉伯,在那裏他將參加海灣地區領導人的峰會。約旦、埃及和伊拉克的領袖也會參與峰會。

拜登總統正在四處訪問,為了努力掌握這些國際危機的深度和複雜性。

俄國入侵烏克蘭,毀滅了30多年前美蘇冷戰結束時各界對和平未來的最後一點希望。而這場入侵所造成的經濟後果,可能會讓拜登在選舉中付出代價。

此外,美國盟友和伊朗盟友在中東的分裂可能會再次升溫, 而且,若這場分裂從威脅和秘密對抗發展成另一場熱戰,那麼結果將和發生在烏克蘭的戰爭一樣危險,即摧毀區域穩定。

2011年,拜登身為奧巴馬總統的副手時,曾訪問沙特。

圖像來源,Reuters

2011年,拜登身為奧巴馬總統的副手時,曾訪問沙特。

喪失互信

在政治上,拜登此次行程可能會再次提醒人們,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正繼續縮小。

他或將再次呼籲在以色列旁邊建立一個獨立的巴勒斯坦國,實施所謂的「兩國」解決方案。但他知道,當他離開時,這個希望仍會像過去一樣遙遠。然而,拜登已經恢復了美國對巴勒斯坦的金援。更尷尬的是,拜登將要求沙特領導人幫一個很大的忙:生產更多的石油,並以更低的價格出售。

這是因為,莫斯科入侵烏克蘭造成的經濟混亂使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一樣,面臨著高能源價格,即便他們現在不再依賴從海灣地區進口石油。但對拜登來說,政治影響很直接,美國每加侖汽油上漲的每一分錢,都會讓民主黨在中期選舉丟掉更多選票。

美國在尷尬的時刻向沙特阿拉伯提出了請求,沙特阿拉伯已經在武器上花費了數十億美元。2011年,奧巴馬總統(Barack Obama 歐巴馬)在埃及爆發幾周街頭示威後,毫不客氣地拋棄了該國總統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之後,沙特不再信任華盛頓。他們推斷,如果美國人能對一個忠誠的朋友這樣做,他們也能對任何人做出這種事。

再者,拜登入主白宮的第一個行動之一便是公布了一份美國情報報告,報告直稱沙特王子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要為沙特記者賈邁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殘忍謀殺負責,這加深了沙特對美國的懷疑。

2018年,卡舒吉前去沙特駐伊斯坦堡領事館拿一些官方文件時被殺害,並被肢解。沙特一直否認下令殺人的指控。

此外,拜登在競選總統時說沙特是一個「被放逐國家」( pariah state),謀害批評者,又監禁許多知名政治異議者。對沙特來說,他們因此覺得不欠美國總統任何恩惠。現在,令拜登的一些支持者感到尷尬的是,拜登正凖備收回他說過的話。美國總統通常不會訪問這樣的國家。

白宮有一套雄心勃勃但又模糊不清的想法,要迫使俄羅斯以較低的價格出售其石油。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西方對莫斯科實施了制裁,但石油和天然氣收入還是流入俄羅斯國庫。因此,若沒有沙特的支持,美國耗盡這些資金的計劃是行不通的。

伊朗因素

在本世紀有好長一段時間,圍繞伊朗和美國兩陣營之間的對峙一直是中東衝突的主要驅力。這種對峙很危險,而且有跡象表明將再次點燃衝突。這也是拜登總統中東此行的重要原因,與油價同等重要。

自從2018年特朗普(Donald Trump 川普)退出限制伊朗核潛力的《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以來,這場危機一直在醞釀。過去伊朗一直尊重對其核計劃達成的限制協定,但它一直堅持認為這些限制不包括核武。

以色列F-16I噴氣機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以色列表示,伊朗是中東和世界和平的威脅,要軍事打擊伊朗核武計劃。

但在特朗普出手並重新制裁伊朗後,德黑蘭以加速其核計劃回應美國。現在伊朗已經濃縮了足夠的鈾,非常接近於能夠生產核裝置的份量。確實,共同反制伊朗是各國推動《亞伯拉罕協議》(Abraham Accords)的原因之一。該協議是以色列和一些海灣阿聯酋國家之間達成的和解。這也是特朗普政府的主要外交成就。

人們一直在討論一個中東版本的北約(NATO),這包括以色列和一些同美國友好的阿拉伯國家。但是,這些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之間建立正式軍事聯盟的可能性仍然很低。

此刻拜登可能會敦促以色列保持克制。因為,以色列已經升溫了與伊朗的秘密戰爭,這場戰爭充滿暗殺、核設施神秘起火和爆炸,以及網路資訊戰。而拜登最不希望的就是,美國被以色列拖入與伊朗的熱戰。

拜登總統現在在國內受到抨擊,在外面臨著烏克蘭危機,以及伊朗即將爆發的另一場危機,這些都讓拜登此行困難重重。美國培養了幾十年的盟友,尤其是以色列和沙特,在支援盟友與否的義務上並不那麼靈活。

在「空軍一號」的總統套房裏,拜登有可能再次面對美國國力的局限。

以色列外長會見巴林外長

圖像來源,Reuters

2020年,在美國的牽頭下,以色列與阿聯酋建交。同年,巴林和摩洛哥也與以色列建交。



好文章出於 BBC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