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烏克蘭政客在被拘留期間面臨酷刑



流量密碼 提供 科技娛樂流行穿搭影劇遊戲電競開箱資訊正妹網紅女神 等各類新聞資訊等,發燒話題永不退流行,讓您第一手快速掌握,快速更新文章及最新消息的發布就是我們的宗旨,只要隨時關注流量密碼資訊就是掌握 流量密碼

流量密碼推播群,掌握第一手資訊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烏克蘭政客在被拘留期間面臨酷刑

  • 馬特·默菲(Matt Murphy)
  • BBC記者
A Russian soldier in Berdyansk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俄羅斯士兵被指控在拘留期間虐待平民。

聯合國對BBC表示,包括平民和當地政客在內的數百名烏克蘭人在被佔領地區遭到俄羅斯軍隊強制拘留。

官員們說,他們已經核實了大約271宗強迫拘留案件,其中許多人面臨酷刑。

另外,一名烏克蘭政客告訴BBC,他在被俄羅斯軍方綁架後被施以水刑。

俄羅斯國防部沒有回復這些指控。

烏克蘭南部聯合領土社區舍甫琴科夫斯卡(Shevchenkivska)的民選負責人奧列·派利彭科(Oleh Pylypenko)說,3月10日,他在赫爾松附近被俄羅斯傘兵抓住,當時他在向選民提供援助。

(警告:本文包含酷刑描述)

現年36歲的派利彭科告訴BBC,他和他的司機在一個路障處被俄羅斯軍隊逮捕,懷疑他在與烏克蘭軍隊分享俄羅斯炮兵的位置後,遭到蓄意針對。

「我認為,幾乎從戰爭一開始,他們就開始專門尋找我。我相信他們計劃伏擊我,因為他們想活捉我。」他說。

奧列·派利彭科(Oleh Pylypenko)

圖像來源,Oleh Pylypenko

奧列·派利彭科(Oleh Pylypenko)。

他隨後被帶到一個機場,在那裏他聲稱自己被俄羅斯傘兵折磨了三天。

「他們沒碰我的司機,」派利彭科回憶,「他們只審問我。他們使用暴力、電流,在寒冷的室外向我潑冷水。我的腳凍傷了,肋骨和內臟受損。」

這位三個孩子的父親補充說,傘兵還用「橡膠棒」毆打他、踢他,直到他昏倒。他還聲稱自己多次被俄羅斯軍隊施以電刑。

「在這一切發生的第三天,我被打得很慘,我不能(獨自)移動。如果沒有我的司機,我不可能活下來,他一直在幫助我。」他說。

派利彭科說,他之後成為傘兵和憲兵之間的地盤爭奪戰的對象:傘兵想處決他,因為他幫助烏克蘭軍隊瞄凖他們的陣地;而軍警想利用他來進行囚犯交換。

「這兩個團體對於誰要繼續處理戰爭囚犯發生了內部衝突。這是因為傘兵只想毀掉我。」他說。

軍警最終贏得鬥爭,在安排了11輪囚犯交換後,派利彭科終於在6月10日獲釋。

戰前奧列·派利彭科和他的家人。

圖像來源,Oleh Pylypenko

戰前奧列·派利彭科和他的家人的合影。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的一名發言人告訴BBC,自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至少有65名當地政客被俄羅斯軍隊拘留。該辦事處在烏克蘭的監控組織一直在記錄劫持事件。

他們補充稱,聯合國觀察員「記錄了平民強制失蹤的酷刑和虐待案件」。他們表示,這些案件發生在由「俄羅斯武裝部隊」或「附屬武裝組織」控制的臨時或前官方拘留場所。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說,投訴包括「毆打、勒脖子、電刑、性暴力、體位酷刑、用槍威脅處決、威脅對親屬實施肢體暴力,以及不提供食物或缺乏食物的可信指控」。

俄羅斯針對留在馬里烏波爾的平民

在被佔領的港口城市馬里烏波爾,該市民選市長的一名顧問告訴BBC,他收到報告稱一名公務員在被拘留一段時間後被俄羅斯軍隊處決。

彼得·安德留申科(Petro Andryushchenko)表示,這名男子曾是該市交通局長,他被俄羅斯支持的法庭的審判,並被判處死刑。

A man and is child walk past a tank belonging to pro-Russian separatists

圖像來源,Reuters

俄羅斯軍隊被指控襲擊留在馬里烏波爾市的平民。

BBC無法獨立證實該說法。聯合國表示,儘管它收到了「在馬里烏波爾,據稱俄羅斯武裝部隊及其附屬武裝組織在戰爭行動之外殺害平民的指控」,但它尚未能夠證實這些指控。

但安德留申科確認,該地區的大規模拘留行動仍在進行,約有1萬人被俄羅斯軍隊逮捕。

他說,「不願與政權合作」的當地政客或「親烏克蘭政黨」的代表是最常見的攻擊目標。

他說,前警察、紅十字會志願者和持親烏克蘭觀點的平民也在該市成為攻擊目標,許多人被送往前烏克蘭監獄和臨時「過濾」營地。

俄羅斯找尋合作者

德米特羅·瓦西里耶夫(Dmytro Vasyliev)是被佔領的南部城市新卡霍夫卡(Nova Khakova)地方議會前議長。他告訴BBC,他是在3月份被來自自稱「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的俄羅斯代理人部隊逮捕的。

瓦西里耶夫被關押了46天才被釋放。在被拘留期間,他多次受到戴著巴拉克拉帽警衛的審問,他們強迫他與佔領軍合作。

「我被叫去問話大約6次,」54歲的瓦西里耶夫說,「問題只關於合作,『你與烏克蘭安全機構或軍方有關係嗎?』最後他們建議我與他們合作,讓我想一想。」

Dmytro Vasyliev

圖像來源,Dmytro Vasiliev

德米特羅·瓦西里耶夫。

他說,對於被關押在新卡霍夫卡前警察局拘留中心的人來說,被獄警毆打是家常便飯。

「我沒有被打。其他人有,我每天都聽到,但我沒有,」他回憶,「我和兩個人談過。其中一名老人曾是頓巴斯軍事行動區的救護車司機。他被打了。」

他還說,他旁邊牢房裏的另一名男子在被拘留的「最初幾天裏被打得很慘」。

瓦西里耶夫表示,在大多數情況下,毆打都沒有理由或目的。

在被拘留的最後一天,他說監獄官員向他透露,他們是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的官員。

其他被俄羅斯軍隊綁架的烏克蘭人也同樣聲稱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參與了逮捕行動。

今年3月,烏克蘭獨立媒體《公眾》記者維多利亞·羅什奇娜(Viktoriia Roshchyna)說,她在被佔領的別爾江斯克市被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官員綁架並審問。

A still from Viktoriia Roshchyna hostage video

圖像來源,Telegram

在維多利亞·羅什奇娜被釋放後,一段人質式的視頻開始在親俄的Telegram頻道上流傳。

聯合國告訴BBC,他們已經記錄了許多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官員參與「拘留、拷打和虐待」烏克蘭平民的案例。

奧列·派利彭科和德米特羅·瓦西里耶夫仍然自由,儘管派利彭科繼續在衝突的前線為他的選民提供援助。

但數十名烏克蘭官員仍被拘留。

在一份簡短的聲明中,烏克蘭國防部稱拘留和折磨當地政客是「可恥的」,並表示必須緊急調查所有指控。

「俄羅斯應該承擔主要責任,」聲明說。

俄羅斯國防部沒有回應記者就這些指控置評的請求。俄羅斯政府此前否認在烏克蘭犯下戰爭罪行。烏克蘭總檢察長說,她的辦公室每天收到200至300份戰爭罪報告,但由於缺乏渠道,無法「適當和有效地」調查每一宗案件。



好文章出於 BBC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