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額債務可能帶來政治動蕩 斯里蘭卡對其他亞洲國家帶來警示



流量密碼 提供 科技娛樂流行穿搭影劇遊戲電競開箱資訊正妹網紅女神 等各類新聞資訊等,發燒話題永不退流行,讓您第一手快速掌握,快速更新文章及最新消息的發布就是我們的宗旨,只要隨時關注流量密碼資訊就是掌握 流量密碼

流量密碼推播群,掌握第一手資訊

斯里蘭卡危機:為何對其他亞洲國家帶來警示

  • 蘇蘭嘉娜·特瓦裏(Suranjana Tewari)
  • BBC亞洲商業事務記者
斯里蘭卡反政府抗議者在科倫坡舉行的抗議活動中舉著標語,要求總統辭職。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斯里蘭卡成為20年來第一個拖欠外債的亞太國家

斯里蘭卡正陷於前所未有的深重的經濟危機當中。這引發了大規模抗議,還令總統在逃離國家後辭職。但是,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看來,其他國家也可能會遇上類似的麻煩。

「承擔著高額債務且政策空間有限的國家將會面臨額外的壓力,斯里蘭卡就是一個警示,」IMF總裁克里斯塔琳娜·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在周六(7月16日)這樣表示。

她說,發展中國家也已經經歷連續四個月的資本外流,令它們想要追上發達經濟體的夢想面臨危機。

斯里蘭卡正苦於為糧食、燃料和藥物等2200萬國民的關鍵進口貨品買單,同時在掙扎著應對一場外匯危機。通貨膨脹飆升了約50%,糧食價格比一年前高了80%。斯里蘭卡貨幣盧比兌美元及其他全球主要貨幣也在今年大幅貶值。

很多人歸咎於前總統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在處理經濟問題上採取了災難性的政策,而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只不過是加劇了其危害。

多年來,斯里蘭卡積累起了巨額債務。上月,它成為亞太地區20年來第一個拖欠外債的國家。

官員們一直在與IMF談判,尋求30億美元(25億英鎊)的救助,但是這些談判目前又在政治危機之下停滯了。

但是,全球都面臨著同樣的阻力——通脹加劇、利率飆升、貨幣貶值、債台高築以及外匯儲備減少——這些都對這一地區的其他經濟體帶來影響。

中國一直是好幾個這些發展中國家的大債主,因此可以在一些至關重要的方面控制它們的命運。不過,北京之前的借貸條款如何,以及可以如何重組這些債務,很大程度上都是不明確的。

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研究員阿蘭·基南(Alan Keenan)認為,中國的過錯在於鼓勵和支持一些昂貴的基建項目,而這些項目並沒有產生重大的經濟回報。

「同樣重要的是,他們在政治上積極支持拉賈帕克薩家族的統治和政策……這些政治上的失敗是斯里蘭卡經濟崩盤的核心所在,而在通過憲改和更民主的政治文化來獲得補救之前,斯里蘭卡都不太可能脫離當前的噩夢。」

令人擔憂的是,其他國家似乎正處在相似的軌道上。

老撾

這個人口超過750萬的東亞內陸國家,幾個月來一直面臨著無法償還外貸的風險。

現在,由於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而造成的油價上漲,燃油供應進一步受壓,令老撾的糧食成本被推高。該國估計有三分之一人生活在貧困之中。

老撾的貨幣基普(kip)在急劇下跌,今年兌美元已經下跌了超過三分之一。

美國提高利率穩固了美元,同時削弱了各國的當地貨幣,加重了他們的債務負擔,也令進口成本更高。

但是,老撾的年度對外債務在2025年之前都大約是同樣的金額——相當於該國國內收入的一半。

結果,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在上月將這個共產主義政權國家的級別下調至「垃圾級」(junk),這一級別的債務被認為處於高危。

中國在近年向老撾提供了巨額貸款,以資助一些大項目,比如一個水電站和一條鐵路。據接受中國官媒新華社採訪的老撾官員說,北京單在去年就承接了813個項目,價值超過160億美元。

中國延長了給老撾的貸款,而老撾被認為已經在破產邊緣

專家指出該國多年的經濟管理不善。老撾人民革命黨自1975年以來一直一黨專政。

但是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指,與中國的貿易加強,以及水力發電的輸出都是積極的進展。「老撾有一線可能避免落入危險區和需要救助的情況,」經濟學家希隆·林(Heron Lim)在最近一份報告中說。

巴基斯坦

自從政府結束燃油補貼之後,巴基斯坦的油價自5月底以來上漲了約90%。該國在試圖控制支出,同時與IMF商討繼續一個救助項目。

物價上漲令經濟舉步維艱。6月,年度通脹率已經達到21.3%,為近13年來最高。

該國已經向大型企業徵稅10%,持續一年,來籌取19.3億美元,試圖縮小政府入不敷出的程度——這是IMF的核心要求之一。

「如果能夠解鎖這些資金,其他財政貸款提供者,比如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就可能願意擴大信貸額,」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的分析師安德魯·伍德(Andrew Wood)這樣向BBC表示。

前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曾聲言要解決其中一部分的問題,但是卻被推下了台,儘管經濟不穩並不是其中的唯一原因。

上月,巴基斯坦政府的一個高級部長要求國民減少喝茶,以減輕國家的進口負擔。

在伊斯蘭堡的一家餐館裏,一名男子正在用茶托喝茶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巴基斯坦是世界最大的茶葉進口國,每年花超過5.15億美元買入這種商品

中國又再次在當中扮演了角色,因為巴基斯坦據報有超過四分之一債務是欠北京的。

「巴基斯坦似乎與中國續訂了一個一對一的商業貸款機制,而這增加了它的外匯儲備,而且有跡象顯示,它在今年下半年會再度請中國出手,」伍德說。

馬爾代夫

像斯里蘭卡一樣,全球大流行沉重打擊了一個嚴重依賴旅遊業的經濟體。

如此依賴旅遊業的國家一般都會有較高的公債比率,但是世界銀行表示,這個島國在高油價面前尤其脆弱,因為它的經濟缺乏多元性。

美國投資銀行摩根大通(JPMorgan)表示,這個度假勝地面臨著在2023年末拖欠債務的風險。

孟加拉國

孟加拉國在5月的通脹達到8年來新高,達到7.42%。

隨著儲備縮水,政府迅速採取行動,抑制非關鍵進口,對生活在海外的數百萬移民兌匯放鬆規限,並減少官員海外出行。

「對於那些正在處理經常項目赤字的經濟體來說,比如孟加拉國、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各政府在增加補貼方面面對著嚴重的阻力。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已經轉而向IMF和其他政府尋求財政支持,」標普全球評級的主權分析師陳錦榮(Kim Eng Tan)向BBC表示。

「孟加拉國已經不得不對重新排列政府各項支出的優先級,還要對消費活動施加限制,」他說。

上漲的糧食和能源價格正在威脅被全球疫情重創的世界經濟。現在,那些長年巨額借入外債的發展中國家發現,羸弱的基礎使得它們在全球衝擊波之下尤其不堪打擊。

line
音頻加註文字,

斯里蘭卡是中國「債務陷阱」的受害者嗎?



好文章出於 BBC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