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6z 觀點 | NFT 最適合走 cc0 路線,為什麼創作者要走上「無版權」道路?



流量密碼 提供 科技娛樂流行穿搭影劇遊戲電競開箱資訊正妹網紅女神 等各類新聞資訊等,發燒話題永不退流行,讓您第一手快速掌握,快速更新文章及最新消息的發布就是我們的宗旨,只要隨時關注流量密碼資訊就是掌握 流量密碼

流量密碼推播群,掌握第一手資訊

cc0 為 NFT 創作者提供了一種啟動項目的方式,即由項目自己探求存在的無限可能。本文源自 Flashrekt 和 Scott Duke Kominers 撰寫的《NFT 開發者為何選擇 cc0?》,由專欄作者 Foresight News 編整。
(前情提要:哥布林 NFT 的「模仿遊戲」:5 天逆市上漲登 OpenSea 榜一,行銷手段解析品
(背景補充:美國2大機構不內鬨了! SEC正與CFTC談判加密貨幣監管「合作備忘錄」

 

以千計的創新產品於每年 1 月 1 日自動匯入公有領域,這也意味著在「公有領域日」,版權持有人或創作者放棄了對藝術品包括複製、改編或出版在內的所有權,可供所有人自由使用。電影、詩歌、音樂、書籍,甚至原始碼都完全適用這一準則,公有領域對作品的創作保護通常持續到作者去世後的 70 年。

公有領域版權公開為未創意作品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上半年,大約有 40 萬張 1923 年以前的錄音以及還沒穿上紅短袖成為迪士尼知名員工的初版《小熊維尼》漫畫投入公有領域,並版權公開。

作者 A.A.Milne 絕不可能想到,生於 1926 年的維尼和她的朋友,被社群的創意者賦予了 2022 年的色彩與表達。甚至在一些創作者的筆下,抱著蜂蜜罐的熊,已經成為了恐怖電影《小熊維尼:血淚與蜜糖》的主角,並由維尼和小豬擔當反派聯袂主演。

相對於許多經典 IP 延續最初的創作風格,實驗性重構可能為科技性 IP 增加更多的價值,允許公眾在現有技術的基礎上二創,也正是開源運動的核心動力。

安卓、Linux 以及其他成功的開源軟體項目之所以如此有競爭力,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它們有擁抱「無許可創新」的魄力。加密系統,尤其是 NFT 社群,在吸引公眾開發方面的成功,同樣是由於其對開源和「remix 文化」的普遍認可。

抓住產品記憶點

通過 IP 建立品牌、社群和內容的策略在不同的 NFT 項目中差異很大。一些項目或多或少地保持著標準的智慧財產權保護制度;另一些項目只給予 NFT 所有者在相關 IP 上進行創新的權利;還有一些項目則選擇直接起飛,完全取消版權和其他 IP 的保護。

透過發行帶有「Creative Commons Zero」即「cc0」權限的數位作品,創作者可以在保留知情權的情況下選擇不單獨保留所有權。這一權限使得所有人無需承擔「二創」的法律後果,而可以放心大膽地製作周邊產品。

[特別說明:NFT 版權方面並沒有完整的條例,因此此處所謂的版權與法律、財務、稅務或投資一概無關。本文重點在於 cc0,NFT 的版權漏洞,以及創作者能夠維護所有者權利的行為]

cc0 在 NFT 領域中的廣泛應用,最早開始於 2021 年夏天的 Nouns 項目。 A Common Place、Anonymice、 Blitmap、Chain Runners、Cryptoadz、CryptoTeddies、Goblintown、Gradis、Loot、mfers、Mirakai、Shields 和 Terrarium Club 等項目快速跟進,並且在其基礎上產生了越來越多優質的新衍生品。

同時,知名加密藝術家 X_COPY,於一月份將其標誌性的 1-of-1 NFT 藝術品「Right-click and Save As Guy」置於 cc0 許可條件下,僅僅在出售一個月後,就出現了大量的衍生品。

「Right-click Save As Guy」 by XCOPY ( 左 ) / XCOPY 原作衍生品 ( 右 )

週一,X_COPY 直接幹了票大的,宣布打算「all-in」,將 cc0 應用於所有藝術品。這位藝術家補充道:「我們還沒有真正看到一個 cc0 的夏天,但我相信它即將到來……」 —— 或許在暗示一個屬於 cc0 的潛在增長期,類似於 2020 年吸引了無數去中心化追隨者的 「DeFi 之夏」。

為什麼如此多的 NFT 創作者走上了「無版權」的道路?

一個原因可以簡單地歸結為「一切為了文化」,即促進原生項目的發展,以帶來一個更有活力和參與感的社群。這在加密的背景加成下顯得格外有意義,開放共享,尋找和建立社群,是許多加密愛好者核心理念的一部分。

創意作品的存亡在於其是否具有文化相關性。雖然 NFT 天然具有能夠證明所有數位項目所有權的能力,而使作者無需考慮許可問題,而 cc0 則是通過賦予所有人暢通無阻的再創作權利,延長原作的「記憶曲線」—— 當新的衍生品不斷出現和傳播,人們的注意力會自然而然地流向原作,增強其在整個加密世界中的關注度,從而激發更多的再創作,產生飛輪效應 —— 每一個衍生品都能增加原作的價值,類似平台網路效應,即用戶的加入使得平台對用戶而言變得更有價值。

換言之,cc0 讓創意者更容易「抓住產品的記憶」。

不過 cc0 在整個數位領域的應用才剛剛開始 —— 現實世界的實物產品也在生產 cc0 NFT 資產的衍生品。

NounsDAO NFT 上的標誌性方框眼鏡(「one per day, forever」)已經被 Nouns Vision 項目製作成了真正能戴的豪華太陽眼鏡。 Blitmap 的像素藝術已經完全自由地出現在來自不同製作公司的鞋子衣服帽子上。這顯然與傳統的智慧財產權模式下,單一所有者對創作、許可和生產的強大話語權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帶有 Blitmap 標誌的帽子實際上有多個 cc0 級別:底層 cc0 實體「blitcap」實際上是帶有第二層 cc0 Chain Runner 系列特徵的衍生品,而它同時也是第一層 cc0 Blitcap 標誌「原件」的產品。

這一標誌事實上是 Biltmap 的 token 84 作品,也是系列中時常作為靈感驅動創作的幾個「原件」之一(其他作品則是「Dom Rose」, token #1,等等)。二創者紛至沓來的「致敬經典」,也反映出 Blitmap 作為 cc0 領導者,亦作為最早宣布進入公有領域的 NFT 主要項目之一,在整個加密世界的巨大影響力。

這類衍生品對原創者和衍生品創作廠牌來說都是雙贏的,尤其是對於衍生品製造者來說。衍生品從原項目中藉取了一些品牌知名度,當衍生品作為獨立產品呈現於大眾面前時,人們會對原項目產生新的興趣。比如人們街上或在廣告位看到有人戴著 Nouns 眼鏡,想買一副自己的眼鏡是一個角度,對購買原始的 NounsDAO NFT 或其他相關衍生產品感興趣的可能同樣存在。

[事實上,這篇文章的第二作者是通過 Chain Runners 第一次發現 Blitmap 的,雖然 Blits 遠遠超出了他的購買力,但他最後還是買了幾個 「Flipmap」的衍生品。 ]

Physical Blitmap Logo Hat (1), Chain Runners #780 ft. Blitmap Hat trait (2) and the Blitmap Original 「Logo #87」 (3)

開源擁抱共同創作

由於建立在智能合約技術上,NFT 的力量一部分來源於技術的內在可組合性。許多智能合約開發時的定位是「積木」,即通過組合和堆疊,實現更豐富的應用。

正如「貨幣樂高」用來描述去中心化金融(「DeFi」)智能合約的組合,它們相互連接,形成新的金融用例。 ( 例如,收益率聚集器 Yearn 與 MakerDAO 的穩定幣 $DAI 和交易所流動性供應商 Curve 等,可以僅通過調用他們的智能合約上的公共功能來進行互動) 從同樣的可組合性角度來看,NFT 及其底層智能合約可以作為文化和創意具有重組和拼接能力的基本條件。

cc0 則是以上行為在原創作者許可下能夠順利實現的保障,使得 NFT 愛好者獲得一個來自社群的明確授權,從而能隨時隨地隨心建立新的價值層。

來自 HyperLoot 的遊戲概念,是一個 Loot 項目的衍生品,顯示多個 cc0 項目作為虛構遊戲中的可控角色

對於影響更加深遠的「開源」,cc0 甚至可以和 Linux 的崛起站在一條水平線上。在那個 Web2.0 還是個新概念的年份,微軟以其閉源操作系統 Windows 控制了大部分的操作系統市場。

但 Linux(及其創造者 Linus Torvalds)倡導社群第一的精神,開放原始碼供所有人使用、修改,並無任何傳播方面的限制。 Linux 的開源直接讓「全世界的開發者聯合起來」為 Linux 創造了包括網路服務器,數據庫,連接系統中的一切。 Linux 的價值主張因系統中世界性的開源軟體而得到增強,最終帶來了整個行業的爆炸性增長和進一步創新。

根據市場分析機構 Truelist 的數據,今天 Linux 在前 100 萬台網路服務器中佔 96.3% 以上,在智能手機中佔比達到 85%。

隨著 cc0 許可開始以類似的方式賦予 NFT 社群建設者權力,人們可以暢想一個長期的創新軌跡。根據 NounsDAO 共同創辦人 punk4156 的「logic-lego」構想,即將 cc0 與 NFT 結合起來,「將對抗性遊戲轉變為合作性遊戲」

這一構想有幾個重點:首先,由於從開源到加密的去中心化系統是關於陌生人之間的信任和協調,所以促成合作機會是成功的關鍵; 其次,在 NFT 的世界中,這種合作強化了人們對數位資產的所有權,讓他們在持有資產的同時有動力持續創作,並以此提升原始數位資產的藝術價值,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創造力的「執照」

如果 cc0 項目類似於單個開源「應用程式」或「平台」,NFT 藝術品、元數據和智能合約提供了 「使用者介面」,而底層區塊鏈(如 Ethereum)是「操作系統」。但是,為了使這些應用達到類似於 Linux 的潛力,需要創建更多的支持性基礎設施服務,並達到能夠隨時調用的水平,以便人們能夠最大限度地利用 cc0 創造的「混響」機會。

這些服務已經開始成形。例如,「hyperstructure」Zora 協議和 OpenSea 的開源 Seaport 協議是建立用於 NFT 交易的開放且無許可市場的技術地基。近日,一個像素畫渲染引擎公開發佈到以太坊區塊鏈上,並且已經被整合到 OKPC 和 ICE64 等項目中。每一個成功的應用都會為區塊鏈能達到「開袋即食」標準添一把火,越來越多的新應用則生於日益增強的區塊之中。

雖然 Web3 開發者的增長處於歷史高位並迅速擴大,但總量仍只佔全球活躍軟體開發者的一小部分。所幸隨著越來越多的開發者進入這一領域,野心勃勃的 NFT 項目可能會找尋更多極富創意的「樂高」,為 cc0 項目和其他項目提供技術基石。

可組合性是增長的關鍵。由於這些數位資產建立在以可互操作性基礎設施為基石的公共標準之上,將資產投入各種不同的平台對用戶而言是輕而易舉的事。

Loot 項目便是這種可擴展性在實踐中的一個例子,它是最早展示 NFTs 中去中心化的共同創造、世界建設等方面的開創性項目之一。我們分享這個例子也是因為它在審美角度上明顯有「瑕疵」甚至 「不完整」,但這也為所有加密愛好者的想像力和社群共同創造留下了更多空間。

此處補充一點關於 Loot 的背景知識: Loot 以一系列 Loot NFT 開始,每個 NFT 只包括一個簡單的黑底白字的八種「冒險物品」的清單(如 5726 號戰利品袋的「Katana, Divine Robe, Great Helm, Wool Sash, Divine Slippers, Chain Gloves, Amulet, Golden Ring」)。這些戰利品袋由最初的創造者 Dom Hofmann 免費發布,是為社群建設的一個起點。

有幾個項目確實已經開始在短時間內開發出了從世界觀建設到世界建模(遊戲開發)的所有內容,來自各方的創作者為「Lootverse 」貢獻了許多衍生品。他們已經製作了遊戲(Realms & The Crypt);角色(Genesis Project, Hyperloot, and Loot Explorers);講故事的項目(Banners and OpenQuill);甚至還有關卡基礎設施(The Rift)。

那麼,cc0 和可組合性在這裡是如何應用的呢?用戶控制著基礎性的 Loot Bags —— 這是一種在許多不同的遊戲和世界觀中都有意義的「初始行囊」—— 用戶在連接錢包後,就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這些核心資產。這一特性也使他們能夠參與包括 Genesis Adventure 在內的眾多的衍生項目,其特殊角色在其他項目中都頗有特色,基本上實現了不屬於任何一個實體的去中心化的特許經營。

延伸閱讀:價值百萬的純文字檔 | Loot NFT發起人Dom的心路歷程 : 從Web2出發,未來遊戲之路在何方?

cc0 之夏何時到來?

如上文所述,NFT 項目在開發和建立其 IP 時可以採取許多策略。當涉及到 cc0 時,重要的是「現實」二字。許可證不是阿拉丁神燈,不能輕鬆地將任何項目變成轟動效應 —— 指望公有領域能突然使一些東西獲得空前絕後的成功簡直是天方夜譚。正如開源軟體一樣,cc0 對於那些能夠為生態系統賦能的潛力股 NFT 效果最好。

迄今為止,許多最成功的 cc0 項目都是通過引入可以在一系列不同背景下靈活使用的智慧財產權而成功的。 Nouns 品牌對於啤酒廣告和實體眼鏡一樣直觀;Loot Bags 是大冒險的初始道具;Goblintown 的藝術風格在矮人、殭屍和暴躁的貓頭鷹身上看起來和在 Val Kilmer 身上一樣好。

人們有理由相信,理想的 cc0 NFT 項目為建設者創造了增值的機會,既包括縱向上,通過在原始 cc0 資產上直接堆疊新的內容和功能(例如,在 Loot 生態系統上建立的遊戲等),以及橫向上,通過引入不同但相關的知識產權,幫助傳播原始 cc0 項目的品牌(如各種 Goblintown 衍生品等)。

因為 cc0 NFT 項目通常從二次銷售中獲得持續的版稅,第三方擴展和衍生品可以通過推動對原始 cc0 資產的需求增加而成為收入來源,從而使得圍繞 cc0 NFT 項目的商業模式可以直接從這些活動中獲益。

此外,cc0 可以減少商業糾紛。對版權的執著可能導致一些「叛逆」品牌無視授權強制推出衍生品,甚至以「繞過」原版的方式產生。

正如 cc0 項目 A Common Place 的負責人 Robbie Broome 解釋的那樣:

「通過將的智慧財產權交給 cc0 而不是『保護』它,它可以避免下一步的糟糕重演。例如,如果 UrbanOutfitters 想把我的設計放在 T 恤上,與其在他們的團隊中僱人設計一些看起來像它的東西,他們就可以直接使用實際的作品。」

有時,採用 cc0 可以有效地將競爭變成合作。

此外,cc0 項目可以從社群對核心資產的價值和貢獻的認同中大大受益。社群的凝聚力和參與在這裡是至關重要的。

在上面已經提到的例子的基礎上,雖然開發者原則上可以圍繞他們想要的任何主題和物品概念創造冒險遊戲,但許多人選擇圍繞 Loot bag 開發則反映了 Lootverse 中的社群凝聚力。同時,Blitmap 衍生項目 Flipmap 與原 Blitmap 藝術家分享了他們的部分收入,以承認該項目在社群中的核心地位,此舉可以促進 cc0 項目生態系統中的健康文化。正如 cc0 項目評論員 NiftyPins 所指出的,

「這是一個明智之舉,向為他們的宇宙建立基礎的人致敬。它還為許多 OG Blitmap 的藝術家提供了暢所欲言的環境」。

但是,cc0 並不是一個整個加密世界中都為之傾倒的解決方案 —— 例如,圍繞已經建立起來的品牌建立的 NFT,可能更願意選擇限制性更強的許可,以保護其現有知識產並加強排他性。

此外,雖然 cc0 同那些所有者專門將 NFT 相關 IP 商業化的策略(如 à la Bored Ape Yacht Club )有相似之處,但關鍵的區別在於, cc0 持有者沒有權利阻其他人使用相同的 IP。持有人因此更難在 cc0 資產上建立商業品牌,或授予合作夥伴特定的權利,不過引入的權利依然有持有人掌握,他們仍然可以選擇完全在掌控之中的 IP(如背景故事或衍生品)。

去中心化和開放開發是區塊鏈技術和更廣泛的加密貨幣精神的核心要素。這使得加密貨幣項目非常自然地圍繞 cc0 內容模型進行建設 —— 該模型建立在創意共識基礎和幾個開創性的開源先驅之上 —— 並且可能代表了迄今為止「開源哲學」最純粹的體現之一。

與開源軟體項目的發起人一樣,選擇 cc0 的 NFT 創作者必須決定他們在組建周圍的生態系統時擔任的角色。一些 cc0 項目的領導者,如 Chain Runners 的創建者,繼續在最初的 cc0 資產上進行建設,積極建立一個環境,讓衍生項目可以立足其上。

相比之下,Dom Hofmann 從 Loot 中退了出來,交由社群來負責。 ( 據說,Dom 正在開發其他的 cc0 NFT 項目,作為支持開發 Blitmap 等公司的一部分)。

其他創作者則完全選擇了退出,比如最近化名為 sartoshi 的人宣布退出他開發的 cc0 項目 mfers,並完全退出了 NFT 空間,他發布了一個最終版本,恰當地命名為「sartoshi 的結束」,然後刪除了他的 Twitter 帳戶。 mfers 項目的智能合約現在由七個 mfer 社群成員的多簽名錢包控制。

延伸閱讀:mfers 創辦人sartoshi 引退,轉交多重簽名給社群,發售最終作品鑄幣價 0.069 ETH

無論原創作者的持續參與程度如何,cc0 授權可以使一個強大的社群以為所有成員提供價值的方式進行共同創造。隨著 NFT 空間的不斷發展和成熟,希望更多有組織的基礎設施和設計模式能夠為這些創意者的努力提供支持。

圍繞價值獲取的框架也可能會有創新,就像開放原始碼軟體一樣。 ( 例如,我們可能會設想一個「Sleepycat 許可證」的版本,它要求專有軟體產品在嵌入某些開源組件時支付許可證費用)。

隨著創作者繼續推進這個空間,他們開發和試驗新的權利和許可模式逐漸展現在加密世界,這些構想遠遠超過如今的應用規模。但無論如何,cc0 為 NFT 創作者提供了一種啟動項目的方式 —— 即交由這些項目自己探求存在的無限可能。



好文章出於 動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