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簽署芯片法案 企業如何在中美間「選邊站隊」



流量密碼 提供 科技娛樂流行穿搭影劇遊戲電競開箱資訊正妹網紅女神 等各類新聞資訊等,發燒話題永不退流行,讓您第一手快速掌握,快速更新文章及最新消息的發布就是我們的宗旨,只要隨時關注流量密碼資訊就是掌握 流量密碼

流量密碼推播群,掌握第一手資訊

美國總統拜登簽署芯片法案 企業如何在中美間「選邊站隊」

  • 陳岩
  • BBC中文記者
A computer chip beside the China and US flags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美國時間8月9日,美國總統拜登在華盛頓簽署《2022年芯片和科技法案》( CHIPS and Science Act 2022),這標誌著一項罕見針對單一產業的高額補貼,在歷時一年半的醞釀和博弈後,終於生效。

該法案包括對芯片行業527億美元的補貼、對半導體和設備製造25%的投資稅收抵免等扶持政策,關注最多的條款還包括,針對中國芯片產業的排他政策,使芯片企業面臨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隊」的難題。

「這項立法是美國家庭和美國經濟的重大勝利,」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一項聲明中表示。「一旦頒布,《芯片和科技法案》將提振美國的半導體芯片生產,重振美國製造業,創造近10萬個高薪工會崗位。」近期,佩洛西訪問台灣激化兩岸局勢,芯片作為台灣的核心產業,也隨之站到地緣政治博弈的風口浪尖。

中國商務部則批評說,部分條款限制有關企業在華正常經貿與投資活動,將會對全球半導體供應鏈造成扭曲,對國際貿易造成擾亂。中國駐美大使館也表示,中國對此「堅決反對」,稱這讓人想起「冷戰及零和博弈思維」。

芯片法案有啥內容?

《2022年芯片和科技法案》的高額補貼將怎麼花?具體而言,法案要求成立四支基金:

上述四支基金中,重頭戲是美國芯片基金,獨佔近95%的份額,重中之重則是390億美元針對芯片生產的補貼,這筆錢將在今年撥付190億美元,未來四年再每年撥付50億美元。而用以支持研發的110億美元也將在2022財年總補貼額50億美元,未來四年分別為20億、13億、11億和16億美元。

此外,該法案還規定了一系列優惠政策,比如為投資半導體製造創造25%的稅收抵免等。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希此前表示,法案讓美國在供應鏈上自給自足,「這樣我們就不依賴其他國家了」。(資料圖片)

圖像來源,Getty Image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希此前表示,法案讓美國在供應鏈上自給自足,「這樣我們就不依賴其他國家了」。(資料圖片)

該法案最受矚目的條款之一是,禁止獲得聯邦資金的公司在中國大幅增產先進制程芯片,期限為10年,違反禁令或未能修正違規狀況的公司,可能需要全額退還聯邦補助款。

換言之,拿了美國政府補貼的資金,就不能在中國投資半導體產業。

擾亂行業?

通過該法案,美國拿出真金白銀支持半導體產業發展,而其中的排他政策,還直接點名中國。

位於中國的華泰證券分析認為,目前在中美都設有半導體廠的企業包括台積電(南京)、三星(西安)、海力士(大連),這些企業如果接受法案的補助,可能限制他們在中國建造/擴大先進制程晶圓廠。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市場,這種「選邊站隊」的做法使台積電、三星、英特爾等企業陷入兩難。公開信息顯示,台積電在南京擁有16納米和28納米的芯片製造工廠,三星在西安擁有存儲芯片製造工廠,SK海士力在無錫和大連擁有存儲芯片製造工廠,英特爾和美光也都在中國擁有芯片封裝和測試工廠。

而且上述企業也有不少公布了在美國的投資計劃,比如,台積電將在亞利桑那州投資至少120億美元的芯片代工廠,以及三星在得克薩斯州投資170億美元的建廠計劃。

而台積電更是唯一一家在中國大陸生產28納米以下較先進制程芯片的企業(其南京工廠生產16納米芯片),這點在《2022年芯片和科技法案》中被直接針對。

Artists impression of a computer chip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芯片企業的兩難處境在法案醞釀過程中也一再體現,英特爾就曾大力游說,希望美國不要限制芯片企業對中國大陸的投資,稱這樣會「無意中削弱那些接受法案資金的公司的全球競爭力」,但最終並無效果。

事實上,這種「選邊站隊」在法案還未生效前,就已經在發生。比如,此前中芯國際等中國芯片廠商已經在美國的實體清單上了,而《2022年芯片和科技法案》帶來的新措施,相當於把目前的限制從個別企業拓寬到了整個中國。

再比如,過去兩周左右,所有美國設備製造商都收到了商務部的信函,通知他們不要向中國供應用於14納米或以下芯片製造的設備。其中,美國芯片設備廠商泛林半導體主席兼CEO蒂姆·阿切爾(Tim Archer)在7月27日的財報會上表示,美國對華技術出口管制範圍將進一步擴大至生產14納米以下芯片的代工廠。

因佩洛西訪台而造成的中美關係緊張,深化了芯片產業在地緣政治博弈中的角色,進一步加劇了這種「選邊站隊」。佩洛西抵達台灣第二天,中國商務部稱,暫停對台灣地區出口天然砂。而天然砂廣泛運用於建築業、玻璃、鑄造、陶瓷等行業,雖然其中少部分用於製造芯片的原料硅,但台灣天然砂進口量九成以上來自中國大陸,而芯片佔台灣2021年出口額的34.8%。

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在近期採訪中不無感慨地提到,台積電元老張忠謀預言台積電將成為地緣政治的兵家必爭之地,而現在台積電在地緣政治議題屢屢被推上風口浪尖,驗證了他的說法。

但也有不同的聲音。經濟學人智庫技術和電信分析師希裏安(Dexter Thillien)表示,芯片法案不見得非要企業在中美之間抉擇,歐洲也有類似法案,都是為了讓一些芯片產能回流本土,尤其是一些短缺領域,比如汽車芯片。但該法案也將加強三星和台積電等亞洲企業,而且亞洲也將持續保持芯片生產的主導地位,因為大多數終端產品在那裏製造,比如超過四分之三的芯片進入手機、電腦等消費電子產品中。

希裏安還表示,中國未來將繼續扮演半導體行業的關鍵角色,因為中國是最大的最終產品製造中心,但中國希望在該領域完全自力更生的雄心或許難以實現。因為過去三十年,半導體行業已經變得分散、專業化和相互依存,沒有一個國家可以通過在每一個細分領域的領先來實現自力更生。台積電和三星將繼續與美國和中國保持關係,只有在涉及到最先進的芯片時,他們將不得不跟隨美國制裁中國的步伐。由於美國在整個價值鏈上保留了對中國的優勢,它也將繼續利用這些優勢來確保不被中國趕上。

也有觀點認為,美國的補貼可能難以起到預期效果。在台積電工作超過16年的前發言人孫又文近日出席一場線上討論會時表示,「我不怪美國政府試圖振興其半導體產業。我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行業,美國到目前為止仍然是這個行業的領導者。但為建設產能所花的錢真的不是那麼有意義。520億美元真的不是很多錢,你只需看看台積電在一年內花費的資本支出,那520億美元有什麼用呢?為什麼不把錢花在研發上?把資源花在研發上,花在材料上,花在架構上,花在創新應用上,這將帶來更大的紅利。」

「地緣政治衝突只要缺少一個元素,這整個供應鏈就會被卡住,所以,如果你只是缺少一個元素,或者你缺少一打或一百個元素,這真的不重要。你們所有的人都會被卡住。所以你怎麼能確定在任何特定的時間點,你所需要的一切都在國內?這是不現實的。」孫又文稱。

根據諮詢公司貝恩估算,要將美國芯片產能提升5%至10%,大約需要400億美元的資金,未來十年美國需要在芯片投資方面耗費約1100億美元的資金。

除了技術方面的限制外,美國投資者還被禁止持有或交易中芯國際股票。

圖像來源,EPA

除了技術方面的限制外,美國投資者還被禁止持有或交易中芯國際股票。

科技戰與補貼

《2022年芯片和科技法案》醞釀一年多來,在美國政壇也引起不小爭議,首先集中於直接補貼是否合適?

美國眾議院的共和黨人也認為,該法案複製了中國的產業政策,走得太遠了。

“我知道民主黨人想說這是一個有競爭力的法案,但它是在照搬中國的劇本,」眾議院能源和商業委員會共和黨人凱西·麥克莫里斯·羅傑斯(Cathy McMorris Rodgers)稱,這一法案試圖比中國花得更多,而中國有集中的產業政策,並根據政治站位來挑選贏家和輸家。

長期以來,共和黨人不贊成政府對產業政策進行重大干預,立法者也不應該挑選「贏家和輸家」。

中美關係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美國媒體評論,該芯片法案將是美國政府迄今為止為應對中國而進行的最大規模的行動。但美國長期以來批評中國通過補貼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

2015年五月,中國政府提出「中國製造2025規劃」,作為實施製造強國戰略第一個十年的行動綱領,本質是一項中長期產業政策。該計劃列出中國認為具有長期戰略價值的十個高新科技產業,並設立基金或者撥款,對這些產業進行投資或者補貼。美國將此作為中國「不公平貿易舉措」之一,貿易戰開打後,大量關稅集中於這些產業。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首席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表示,美國設立大量的促進產業發展的資金,會使中美再次開啟貿易談判後,沒法指責中國的補貼行為,減損籌碼。

然而芯片行業已經不再局限在產業上的競爭,也成為地緣政治競爭的一環。

希裏安向BBC中文表示,半導體一直是美國和中國之間技術之爭的前沿陣地,但它還不止於此,隨著技術更加成為許多國家的戰略重點,它正變得越來越具有地緣政治性。芯片是這樣,但也包括App(例如TikTok)、基礎設施(例如華為和5G),甚至更多的技術問題,比如互聯網治理模式的標凖。

正因為如此,產業層面的競爭越來越不只出於經濟層面的考慮,扶持的手段也不斷升級。

該法案進一步遏制了中國芯片行業的發展,可能會促使中國進一步加大對自身芯片產業的投入,以在長期獲得與美國的競爭優勢。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該法案進一步遏制了中國芯片行業的發展,可能會促使中國進一步加大對自身芯片產業的投入,以在長期獲得與美國的競爭優勢。

但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參議院共和黨人對支持這種投資表現出更大的興趣,他們認為政府對芯片等行業的補貼對於與中國競爭是必要的。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就表示,企業已經告訴政府,如果沒有對芯片生產的補貼,他們將在美國以外建立工廠。

《紐約時報》評論稱,一向反對政府高度干預商業的共和黨,此刻支持民主黨法案,罕見達成兩黨共識,除了扶持美國本土半導體之外,也是為了圍堵中國半導體產業。

路透社援引許多美國國會議員表示,他們通常不會支持對私營企業提供大規模補貼,但是他們指出中國和歐盟已經為他們的芯片企業提供了數十億美元的激勵措施。他們還提到國家安全風險和阻礙全球製造業的巨大的全球供應鏈問題。

科技產業與地緣政治糾葛在一起,會發生什麼?

倫敦政經學院教授金刻羽曾表示,中美之間在貿易領域並不是競爭關係而是互補關係,卻依然還在打貿易戰。但科技領域,則完全是另一番光景,比如人工智能等,如果拉到了更多的數據和市場,就會有更大的機遇,因此中美在這個具體領域就會進行真正頭頂頭的競爭。

「我想象一個世界,一分為二,一半用中國的信息系統和基礎設施,另一半用美國的信息系統和基礎設施,這樣做明顯會有巨大的效率減損。」



好文章出於 BBC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