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2022:國會重新洗牌可能導致的嚴重後果

agoda

流量密碼 提供 科技娛樂流行穿搭影劇遊戲電競開箱資訊正妹網紅女神 等各類新聞資訊等,發燒話題永不退流行,讓您第一手快速掌握,快速更新文章及最新消息的發布就是我們的宗旨,只要隨時關注流量密碼資訊就是掌握 流量密碼

流量密碼推播群,掌握第一手資訊

美國中期選舉2022:國會重新洗牌可能導致的嚴重後果

  • 安東尼·澤克爾(Anthony Zurcher)
  • BBC記者,發自華盛頓
Woman voter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美國中期選舉的最後階段民調已經公布,它們能幫助我們解答一些每個人都想問的問題——誰會贏?民主黨人還是共和黨人?

跡象顯示共和黨即將要四年來首次重奪美國眾議院的控制權。

國會上院,即參議院,則仍然勢均力敵難以預測。共和黨在國會取勝的途徑比民主黨人多,後者在近兩年佔有大多數議席。

了解上下兩院選舉結果的可能性,只是一個數學問題。

在眾議院,共和黨人只需要在435個議席當中奪回五席,就能擁有大多數。

依據民調數據和選舉潛在態勢分析各方競爭力的《庫克政治報告》(According to the Cook Political Report)指,共和黨人在212席當中佔優勢。他們在35場被看作勢均力敵的競爭當中只需要贏得六席,就能取得多數優勢。這些議席當中有10席目前由共和黨人佔據。

100席的參議院在某程度上理解起來比較簡單。今年只有35個議席要進行改選,當中又只有一小部分是形勢相當的選戰。

共和黨人只需要比對手多佔據一席,就能將上院控制在手中。

由於民主黨人想要保住的議席比共和黨人更多,於是民主黨人就有更多方式輸掉參議院。這使得共和黨人佔得先手,儘管只是很微弱的優勢。

似乎在本屆中期選舉塵埃落定時,共和黨很有可能會至少控制國會參眾兩院的其中一個。

在民主黨控制參眾兩院兩年之後,這個國家的權力對比有可能發生改變。以下是未來兩年裏美國政治四個非常真實的潛在影響。

US President Joe Biden.

圖像來源,Chip Somodevilla

拜登將不得不尋求單方面推行政策的方法,而國會內的共和黨人將會在邊緣上運作。

拜登的立法議程將終結

儘管過程斷斷續續,但是在上任兩年後,拜登和民主黨人已經能夠制定比較實在的立法議程。包括在環境、醫保和其他社會項目上的巨額支出。

一旦周二共和黨人取勝,這些都將結束。

在某些議題上有機會進行兩黨合作。比如,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今年的確一起通過了控制槍械和技術投資法案,去年又通過了基礎設施支出。然而,墮胎、教育和投票權等一類自由派的重大議題,就將全然無望。

共和黨人有自己的立法議程,特別聚焦於邊境安全、執法開支、預算裁減和化石燃料開採等。即使他們控制了參眾兩院,民主黨人仍然能夠在參議院通過「拉布」規則或者在白宮動用拜登的否決權,來阻截立法。

在未來兩年,主要的劇情將會是立法僵局。

拜登將只能尋求單方面實施一些政策,而共和黨人在國會中將會在邊緣上運作。他們會將任何徹底的改變留待至2024年,屆時他們希望贏回總統寶座,並擴大在國會的優勢。

在美國尋求庇護的移民在接近美國邊境巡邏隊的檢查。

共和黨將有權力進行調查

兩年來,一直都是民主黨作主——包括能夠將巨大的國會監督權集中在關乎他們利益的問題上。這包括擴大調查2021年1月6日的衝擊國會事件,還有對墮胎、醫保和投票權等議題進行聽證。

如果共和黨取得國會委員會的控制權,這些優先項就會迅速轉移。

眾議員的保守派已經承諾,會就喬·拜登的兒子亨特與中國的商業來往進行聽證。他們還想調查拜登政府的移民政策,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和新冠疫情大流行在中國的起源等。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The 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處理總統向聯邦法院遞交的名單覆核。過去兩年,民主黨人已經創下當代終身任命新法官數量的紀錄。

如果共和黨人同時控制美國參議院,可以期待拜登提名法官的程序會遇到停頓。而如果最高法院出現空缺,就有很大機會一直空置到下一屆總統大選。

政府停擺的風險

在民主黨控制國會時,美國有兩年時間暫且避免了立法程序上出現導致政府停擺的「鬥雞博弈」,以及接近國債違約的情況。

這即將要結束了。

法律要求國會授權發行新的政府債券來支付已經通過的支出。包括議員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共和黨取得眾議院他就肯定會成為議長——在內的一些共和黨人,正威脅要利用這一點來迫使民主黨同意全面削減預算。

美國從未拖欠過國債。

但是,因為國會未能通過年度預算立法而導致政府部分停擺則成為了更常見的事。在特朗普執政時間出現過兩次,奧巴馬執政時也出現過一次。

如果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不能在政府支出問題上制定一個有共識的框架,明年年底前就似乎很有可能再次出現政府停擺。

拜登的凶險前途

共和黨控制國會,對拜登來說將會是難以咽下的結果。他競選時將自己塑造成一個能夠在特朗普當政的動蕩四年後團結美國人的人物。

但是,他卻會面對一個與過去一樣撕裂的國家,一個對他有敵意、想要清算他的政府和家人的國會,還要面對特朗普本人可能尋求重新入主白宮的可能。

大多數總統在第一任期的中段都會經受選舉的挫折。雖然有些會捲土重來贏得連任,但是對拜登來說,這樣的結果卻是顯示了他的政治弱點。在2024年總統選舉週期開始時,它可能會重新喚起那些要求他讓位給另一個民主黨人的呼聲。

總統和他的顧問都堅稱他將尋求連任。白宮已經宣佈,拜登會在周三進行公開演講,談論選舉。

他如何處理這一場演講,以及他如何處理未來多個月裏到來的逆境,仍需拭目以待。對於他在自己黨內會得到多大支持再做四年,這將影響巨大。

Bottom of midterms links box

更多美國中期選舉相關報道:

Bottom of midterms links box

好文章出於 BBC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