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 登上財星雜誌封面:爆炸頭宅男會是下一個巴菲特嗎?



流量密碼 提供 科技娛樂流行穿搭影劇遊戲電競開箱資訊正妹網紅女神 等各類新聞資訊等,發燒話題永不退流行,讓您第一手快速掌握,快速更新文章及最新消息的發布就是我們的宗旨,只要隨時關注流量密碼資訊就是掌握 流量密碼

流量密碼推播群,掌握第一手資訊

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商業雜誌《財星》昨日專訪創辦人 Sam Bankman-Fried ,並將 SBF 放上了財星封面,並以「下一個巴菲特?」作為標題。
背景補充受CNN專訪,SBF大談 : 加密市場現況、FTX金援的標準、否認收購 Coinbase

 

商業雜誌《Fortune》雜誌昨(2)專訪 SBF ,以「下一個巴菲特」當作專訪標題,並將 SBF 放上了財星封面,這象徵 FTX 成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加密企業,而 SBF 則是產業的代表人物。

以下是專訪的內容整理:

爆炸頭宅男+白衣騎士

《財星》形容 SBF 是一個人很好、不修邊幅的爆炸頭宅男,興趣是 LOL(英雄聯盟)跟指尖陀螺,上述特徵讓他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加密產業最有權勢的人。不過在宅男的外表下,SBF 創辦了最成功的加密量化公司 Alameda Research 和加密衍生品交易平台 FTX。

除了是加密億萬富翁(身價約為 115 億美元)以外,SBF 最近也多了新身份:加密產業的白衣騎士(white knight),拯救了一些陷入清算危機的加密新創公司。

延伸閱讀:SBF 是慈善家還野心家?逢低買進揮軍證券、加密借貸;業評:最大危機融資提供者

清算是正向的、BTC 可能跌到 10,000 鎂

SBF 坦承雖然有預測到熊市來臨,但沒想到是以大規模清算的方式,也沒想到這麼糟糕。儘管如此,他認為加密市場下跌如此多的原因有三分之二是因為全球總體經濟,另外三分之一則是加密市場本身的問題。

「最糟糕的時刻已經過了,當然還可能會有其它清算,但不會像之前那樣糟糕。我認為這次熊市對加密產業而言,是一次健康的洗牌。大家可能會重新思考資產估值的方式,也會變得更腳踏實地。」

雖然覺得最糟糕時刻過了,但 SBF 認為總體經濟是更大的變數。

他預估,如果納斯達克指數下跌 25%,聯準會升息至 7%,那全球可能會經歷約兩年半的衰退。

如果真的發生的話,比特幣大約可能會下跌至 10,000 至 15,000 美元。此外,可能會有新一輪的清算。

別人恐懼我貪婪?

眾所周知,SBF 近期投資了許多陷入困境的公司,像是 BlockFi 和 Voyager Digital。針對這些投資,財星認為這是在實踐股神巴菲特的名言:別人恐懼時我貪婪。

SBF 也解釋了他的收購股份策略。

首要考量就是,能不能那些公司的用戶取回資產,再來是這筆交易能不能阻止連環清算。最後才是 FTX 在這些交易中能不能有一些「不錯的回饋」。

「我們的任務不是做什麼驚人的收購,這裡的邏輯是進行一些合理的交易,甚至是有點糟糕但我們可以承受的交易。」

有位不具名的資深產業人士告訴財星,SBF 的慷慨解囊讓他獲得許多東西,包括很多人情債。

除了希望未來真的會如這位不具名人士所言,SBF 也解釋了之所以那麼慷慨的原因:信任。

缺乏信任是巨大的交易成本,這是 SBF 剛開始在做生意學到的一門課。

「其中的一大部分原因是信任。

以前我在交易的時候,我很不想還要擔心對方是不是會在背後用 20 種我沒想到的方式弄我。如果雙方缺乏信任,那麼這筆交易就他媽行不通了,對吧?」

所以,SBF 在這些收購案都會設定一個標準,用合理的方式合作,向對方表示 FTX 沒有要在背後搞小動作。

「從雙方都有利的角度去思考事情,接著我們就可以開始想怎麼一起分蛋糕了。」

非典型的加密英雄

加密社群通常喜歡擁抱英雄人物,像是中本聰,又或是幣安交易所創辦人趙長鵬。

雖然 SBF 看起來也要變成加密社群崇拜的對象,不過他卻做出了一些幣圈英雄(原文為 Crypto bro)不會做的事情,像是在 2020 年大選捐給拜登政治獻金。

延伸閱讀:開總統賭盤大賺錢?FTX創辦人是「拜登」最大捐款者之一!SBF證實捐522萬美元

財星評論表示,SBF 現在是加密社群的領導者,但也可能會惹來一些加密信徒的不滿。

比起那些幣圈英雄是以「改變世界」、「打倒政府」的理由進入區塊鏈產業,SBF 進入幣圈的原因純粹是看到了賺錢的機會。而利他主義就是要盡可能地賺錢回饋社會。

財星認為 SBF 和加密社群的許多人不同,沒有遊艇、跑車、Party 這些奢侈品消費,反而因為信奉利他主義,承諾捐出大部分財產。

「我會這樣說:為了真正相信這個產業的人,我會做出正確的事情。我相信區塊鏈,因為這個技術真的很有用,能以具體方式讓世界變得更好。

我想我是一個範例,代表了那群相信這個產業的人,即便這些人對產業有不同的角度的看法。」

加密社群的世界觀是否會導致世界更混亂?

接下的問題有點嚴肅,也有點哲學。

財星認為現在的世界就像著火一樣,威權主義(authoritarianism)的興起、氣候危機等等,所以這時候需要某種形式的集體主義(collectivism),即每個人需要考慮整體的利益,做出對整體有利的決策。

但加密社群剛好是以個人利益為導向的自由主義和個人主義。

財星拋出了一個問題:加密(貨幣)的興起有沒有可能導致公民秩序的下降?

SBF 認為這個問題有點奇怪。他認為不管是集體主義或是個人主義都可以抵制威權主義。集體主義會考量團體的最大利益而抵制威權主義,而加密貨幣所代表的個人主義則是從骨子裡討厭威權主義,這某方面來說也抵制了威權主義。

SBF 認為現在世界的問題很大原因是來自於霸道和踐踏其他族群,而這個正是加密社群厭惡的。不過與此同時,我們也需要共同參與和面對這個世界的問題。

「你必須參與其中,加密貨幣可能是一部分問題的解方,但不會是全部答案。不太可能用單一工具解決所有問題。」

比特幣兩年內可以達到 10 萬美元嗎?

SBF 最後依財星的要求,分析了比特幣和以太幣的未來價格。

SBF 認為以太幣很難預測,隨著即將到來的合併,以太幣的波動會更劇烈,但他無法確定是往哪種方向。

相較於以太幣,比特幣更容易預測,但大前提是總體經濟不會更惡化。

SBF 認為比特幣會逐漸從大清算恢復過來,清算結束是一大利多。

另外則是現在比特幣的監管架構已經逐漸清晰,這是利多的外部衝擊。所以如果明年有監管有更大的利多,那麼幸運的話,比特幣真的可以達到 10 萬美元。

「監管是外部衝擊,對比特幣是利多的,所以如果明年出現監管重大利多,幸運一點,我們真的可能在明年看到 10 萬美元。但你知道的,這是很難預測的。

不過你如果告訴我比特幣可能在明年會達到 35,000 美元,我會覺得事有機會的。」



好文章出於 動區

分享